DE演示站

时间:2020-06-24 06:11  编辑:admin

  《党史纵览》发表文章《毛泽东晚年的外事活动》中记述了,晚年的毛泽东身体状况时好时坏,他还是坚持做他觉得应该做的工作,包括会见外宾。只要秘书转告他,外宾请求接见,毛泽东从不拒绝。1976年5月27日下午,刚刚吃了安眠药的毛泽东同意安排会见时任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和夫人努斯拉特·布托,以及国防和外交国务部长阿齐兹·艾哈迈德。这次会见只进行了10多分钟,是毛泽东历次会见外宾最短的一次,也是毛泽东说话最少的一次。现对原文摘编如下:

  垂暮之年的毛泽东,一直在与自己的身体较劲。他还是坚持做他觉得应该做的工作,包括会见外宾。只要秘书转告他,外宾请求接见,毛泽东从不拒绝。在见到毛泽东的外国政治家眼里,毛泽东已是一个不能独自行走、面容憔悴和说话困难的衰老病人。双方彼此只能简单地“寒暄”几句。

  5月27日下午,刚刚吃了安眠药的毛泽东同意安排会见时任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理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和夫人努斯拉特·布托,以及国防和外交国务部长阿齐兹·艾哈迈德。苍老憔悴的毛泽东穿着宽松的衣服与布鞋,被工作人员撑着勉强站在原地与客人握手,微笑着说:“欢迎你,你好吗?”布托见患病的毛泽东抱病接见自己,深受感动,动情地说:“我好,谢谢你,主席!”

  毛泽东坐下后,把头仰靠在沙发上,喘着气,费劲地说:“我不大好,腿不大好,讲话也不好。”说着,抬起手,颤抖着指着布托和华国锋,问道:“你们谈得怎么样?”布托恭敬地回答:“我们的讨论进行得非常好,我们已经讨论过两次了,讨论了许多问题。我们的观点基本上都是一致的。”毛泽东满意地点了一下头。

  “我有幸多次见到主席,特别是这次主席抽出时间来接见我们,这使我非常感动。在这里,我们祝主席健康长寿。”布托说着,站起来转向毛泽东致意。毛泽东对自己的病情非常清楚,对人的生与死的看法也非常辩证、豁达、透彻。他听布托祝自己健康长寿时,很坦然地说:“我不好。”

  布托说:“但是,主席创造了伟大的历史,你高举着人民革命的斗争旗帜。”毛泽东谦虚地说:“没有做出多少成绩。”并关切地问:“你们巴基斯坦搞得很好吗?”

  布托简单地谈了一下国内的情况,毛泽东表示赞许。布托强调说:“中国对我国的友好援助,使我们能够取得很大的进展。虽然霸权主义对我们的压力很大,但是在中国的支持下,减轻了压力。”

  毛泽东感到有些累了,当说到双方关心的国际形势等具体问题,他用手指着华国锋和布托说:“你们去谈吧。”

标签: